美哉,奧日光

在日光,窗外的世界是攝氏11度早晨中的氤氳湖畔;房內,我被點著火的暖氣包圍著,無意識中將四輪小行李箱中的小外套全數翻出,一件兩件三件地穿上身,被重疊的輕薄竟成笨重,不便地裝束下,一手拿傘一手拖著行李箱退房,踏出了玻璃門,席捲而來的是空氣裡的溼涼寒意,這裡的氣溫在台灣已經是冬天了,可惜上天還沒打翻祂的水彩盤,將紅與黃染上枝頭,風中搖曳著的還是茂密的青蔥。
拉著行李,走過湖畔碼頭,走過巨大漆紅鳥居,用疾行的步伐超越了背著書包排成小隊上學的孩童,這時候一直陰沉著臉的天空飄下了細雨,習慣悠閒走路的我跟不上男士們的步伐,被隔在紅綠燈另一頭,林看到之後,在我過馬路後為自己追加了一大包行李,匆匆走到中禪寺湖公車站時,公車就在我們眼前駛離。對於一刻也不能等的守時公車司機我們也莫可奈何,將行李塞進寄物櫃後,等車的同時,又回復到閒適靜謐的早晨。
<中禪寺湖,旅館陽台>
昨日尋古走訪德川家的東照宮一帶,今天搭著巴士再往上行,沿途車窗時而倒映著綠蔭,時而跳現出初秋轉黃的野原,隨著下車按鈴聲響起,乘客漸漸地減少,我們開始不安分地盼左望右,「要不要在下一站下車呢?」「這裡下車的人好多,是不是必覽景點呢?」意志也被左右了,在猶豫的同時,車身滑過往終點站繼續行駛,強制地為我們做出了決定。於是搖搖晃晃中,一片湖光活現,沿著湖邊道路再走一小段,到達終點站「湯元溫泉」。
湯之湖,比起一望無際的中禪寺湖小巧了許多,我卻反而喜歡它的細緻,湖水與沙灘交界畫出的自然曲線,不矯柔;淺灘的水清透見底,延伸一小段又倏然轉化成綠玉鐲般地濃翠;木屋、小舟將湖濱點綴得恰到好處。走過木屋,看到許多歐巴桑、歐吉桑們在野餐桌上擺上畫紙,悠哉地取材於湖,轉化為紙上圖像。湯元溫泉顧名思義是溫泉所在地,湯之湖有一小塊區域水面是由翠綠漸層轉化為淡淡乳白,冷熱交融間升起裊裊白煙,沒想到這片透徹居然有溫泉注入口,稱之為「湯之湖」還真的是實至名歸。
<湯之湖。水碧山青>
在湖畔用餐之後,搭巴士回頭下行,下午走戰場之原的健行路線。在操死人不償命的冷面KYOU的"預謀"之下,我們走了非常長的COURSE,但這裡是我整個日光裡面最喜歡的一個景點,我總算是踏上了雜誌上看到兩條綿延的木板路。戰場之原似乎跟戰場沒有關係,廣大的溼原再加上秋天微微涼意,的確是有些許的蕭瑟,但我猜可能是因為這片溼原底下的水是紅色,像極馬革裹屍的戰士的鮮血因而得名,由於這裡溼原含有自然的鐵分,加上從死掉生物上被分解出來的油脂,這裡的水被染成紅色,水面上還浮著點點油,一開始看還以為環境被污染了。
戰場之原的環境被保護得很好 ,在這裡常常可以看到野生的鹿,沿途也看到了不少的釣客,這邊河流底並不深,釣魚的老爺爺全套裝備站在河水裡甩著釣竿,活脫上演大河戀。如果要從我最喜歡的戰場之原再挑出我最愛的景色,那非「泉門池」莫屬了,泉門池美嗎?有些人甚至覺得這裡有些可怕,不同於剛剛大河戀協調的自然,這裡雖然也是靜謐,卻多了弔詭的氛圍。看似靜止的池水、一地泥濘、池邊橫三倒四的枯木……,像是一片地獄景象,像是即將要發生駭人事件的電影場景,獨具一格。
<泉門池。很電影場景>
雖然沒有發現傳說中130公分的黑熊蹤跡,雖然九月的戰場之原不能說是綠,也不是紅(恩…跟政治沒關),而是像青春期般矛盾尷尬的一片初秋景色,走在窄窄的木板路上,對迎面而來的陌生人微微一笑,頷首道聲日安,接觸了一整天的自然,除了金碧輝煌、充滿建築藝術價值的東照宮之外,日光擁有另一種姿態。

++更多奧日光照片 (戰場之原、湯元溫泉 ) ++


引用請註明出處

  1. 仍無迴響。
  1. No trackbacks yet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